昨日笔者夜观天象(阅读娃儿姐日报英文版),觉得这次收购大战已有纸牌屋的阴谋he阳谋以后,我告诉一些小伙伴这事儿估计安邦没戏了。众人对我猜测嗤之以鼻,虽然本人很希望喜达屋保持独立,但是鄙人直觉实在太准。

就在大概二十分钟前,安邦正式宣布退出竞买喜达屋酒店集团。自从26号安邦提出了新的采购offer以后,并没有继续跟进签署任何具有法律性质的文件。现在突然宣布退出,内幕暂时还未披露,请各位读者还是继续关注本博客的后续报道。

福兮?祸兮?

我一小伙伴说:“I am devasted” 你呢?

艾伦(Allan)同学在读了万卷书行了几万里路以后,觉得还得再读万卷书,再行几万里路。他认为所有消费行为也是投资行为,所以一定要在和银行,航空公司还有酒店集团打交道的过程中,尽可能的投资收益最大化。